周俊进选乃举重队弄均衡 马文广推责事其实扯谎

3月 6, 2014

世人不知周俊是谁

7月10日,中国伦敦奥运会女子举重的名单公布,周俊入选,连新华社专门跑女子举重的记者都吃惊,吃惊的并不是周俊的水平,而是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女孩子。

周俊是湖北人,2004年6月,周俊入选秭归县体校,2005年由县体校选送到宜昌市体校,2009年入选湖北省举重队,现受训于国家举重集训队。2010年4月8日,她代表国家队参加在吉尔吉斯斯坦举行的亚洲青年举重锦标赛,并夺得女子组53公斤级抓举、挺举、总成绩3块金牌。周俊仅仅只获得了亚洲青年举重锦标赛的冠军,世界成人级比赛一块金牌都没有拿,就进入奥运阵容。

周俊家在秭归县郭家坝镇庙垭村,父亲名叫周立平。周立平对女儿进入奥运阵容,心情有些矛盾,他说:“女儿进入奥运阵容,我又高兴又害怕,怕没有成绩不好交差;但是,就算比不好,我也高兴。”

马文广推责湖北体育局

如果说周俊入选让人惊奇,而世锦赛冠军、国内选拔赛冠军田源落选,则让人吃惊。对于这份颇有争议的名单,国家体育总局举重摔跤柔道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马文广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

马文广透露,选择周俊并非国家队的初衷,而是湖北体育局的意见。马文广说:“53公斤级奥运选拔赛冠军是湖北的纪静,这个奥运名额就属于湖北。湖北体育局认为周俊近期练得比纪静好,她也是湖北的运动员,我们只能尊重湖北体育局的意见。”

马文广还透露,今年4月,中国队曾分别在济南、福建两地举行了奥运选拔赛,从本次名单公布来看,除了周俊外,选拔赛基本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马文广坦陈:“周俊的入选的确违背了当初国家队奥运选拔办法。”他说,每次女子举重奥运名单总是“难产”,这次的国内选拔赛已经起到很好的效果,“比往年有进步”。“希望有朝一日中国举重的奥运选拔也像美国的田径奥运选拔赛一样,简单明了,一锤定音。”马文广说。

事实是马文广在说假话

马文广所说的“一锤定音”,明显是个假话,因为今年4月2日,在济南举行的全国女子举重锦标赛,本报记者就到了现场采访,当田源以领先十多公斤的成绩战胜王明娟后,记者就在现场,特别地采访了马广文,记者提问:“田源在去年巴黎举行的世界举重锦标赛上,六次试举六次成功,被国际举联称为天才;今年成绩也不错,您看,她去伦敦奥运会有希望么。”

马文广如此回答:“田源成绩这么好,别人想拉她也拉不下来啊。”

马文广在随后的时间,还特别地谈道,“派运动员征战伦敦奥运会,有关国家荣誉,我们会公平地处理这个事情。”

而三个月后,田源未能进入奥运会阵容,而代替她的正是惨败她手下的湖南选手王明娟。当然,王明娟在奥运会上获得了冠军,举国高兴,但是在高兴的旗帜下面,不能掩饰中国在奥运会选拔制度上若干欠缺,甚至是不公平。凤凰卫视在评价王明娟取代田源时,直接说:“这是个国际玩笑。”

识大体的田源也难掩失望

田源在得知自己未能进入到奥运会阵容时,心情极度难受。本报记者在当天电话采访了田源,田源说:“今天奥运会名单公布出来,名单没有我,我感到非常震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由于田源成绩极好,媒体均认为伦敦奥运上,田源没有对手,为中国队获得举重首金希望很大。

田源首先否认了场外的因素:“我没有一例兴奋剂的事件,不知道为何不能参加奥运会。”情绪低落,非常不解的田源回顾自己的成绩,“奥运会选拔赛我获得冠军,并且打破全国总成绩纪录、超世界纪录。参加过青年奥运会,2010年、年两届世锦赛,年亚锦赛”。

记者不知如何安慰田源,田源反过来安慰记者道:“只要她们没有上飞机,我仍然充满期待。”而在其后,甚至有媒体称田源是“双性人”,田源表示,在奥运会结束后,将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清白和权利。

在当天,记者也采访了湖北省重竞技中心主任贾韬,记者问贾主任,田源成绩如此好,为什么会落选呢?贾主任说:“这个我也不清楚,要问上面。”

这样,一个成绩出色,状态上佳,且清白的运动员,在伦敦奥运班车出发前,被突然排除在外。中国体育历史,由此又多了一个谜团。

一场诡异的“三角恋”

多年以来,湖南和湖北对国家女子举重贡献巨大,特别是在今年大年初一的早上,国家举重队教练梁小冬因过度劳累引发心源性猝死,让举重队的教练队员心情都沉痛不已。梁小冬2008年11月份担任湖南省体育局举重中心主任,现任国家举重队教练。目前,国家举重队共有9名湖南籍选手,其中奥运冠军龙清泉、世界冠军王明娟、李萍等都是国家队的重点队员,是国家举重队伦敦奥运阵容的有力竞争者。

湖南对国家举重队的奉献是非常大的,王明娟顶掉田源,进入奥运阵容,和这密不可分;国家举重队在补偿湖南,作为湖南对女子举重的回报;牺牲掉田源后,举重队又对湖北进行了补偿,让周俊入选。

田源未能出征,中国奥运选拔制度让人质疑;而周俊的入选,虽然有国家安慰湖北的意思,但是实力不济,又在开国际玩笑。

此情此景,看着像是一场诡异的三角恋,牺牲最大的,表面看是田源,而实质上是中国奥运的选拔制度,至少在女举的人选上,直接违背了体育的核心公平。(记者 余国华)